当前位置: 女工园地> 正文

“书香茉莉”传佳音 螺蛳壳里有春天

作者:雅周镇教育工会   2016-03-23  

318下午,市总女职委六届四次全委(扩大)会暨“五一巾帼志愿者”服务队成立大会上传来佳音——雅周初中吕凌云老师参加2015“书香茉莉”读书征文活动,其作品《螺蛳壳里有春天》荣获市一等奖。

以“健康女性·幸福中国”为主题的“书香茉莉”读书活动由红旗出版社、中国妇女报社、人民网主办,中华全国总工会女职工委员会、中央直属机关妇工委等单位协办,整个活动历时一年,通过网络展评,专家评审的方式筛选出优秀征文,南通市总工会于318日下午召开的市总女职委六届四次全委(扩大)会暨“五一巾帼志愿者”服务队成立大会上表彰了2015年度“书香茉莉”读书征文活动获奖作品和获奖者,雅周初中吕凌云老师的作品《螺蛳壳里有春天》荣获市一等奖,系本次活动中海安县唯一的一等奖。

吕凌云老师的获奖对于促进我校女职工文化的繁荣具有重要意义,这将在全校女教职工中进一步营造健康文明、积极向上的学习氛围,引导大家通过读书增长知识,开拓视野,培养阳光心态,树立正确的幸福观,不断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,做新时代的书香女性。

附:

螺蛳壳里有春天

      江苏省海安县雅周镇初级中学  吕凌云

用螺蛳壳形容我的生活圈子,再恰当不过。

我生活的地方,是个苏中小镇,凡桃俗李,与一般小镇无异,既无历史的底蕴,也无现实的特色。

我工作的地方,是个乡镇中学,籍籍无名,与一般乡校无异,既无闪亮的招牌,也无宏大的规模。

我,一个女人,一个乡村女教师,在螺蛳壳里寻觅心灵的春天。

喜欢一个词,叫“月光晒谷”。作为一名乡村女教师,我散发不出太阳的最强光,于是化作月亮的一缕清辉,晾晒乡村的一角。

对我而言,本着细心做好小事,善莫大焉。

我的工作,就是“月光晒谷”,就是一点一滴的用心。

譬如自掏腰包添点好书。

和城市学校相比,农村学校教学资源贫乏,设施简陋不说,课外读物也少得可怜,虽说也有陋室一间,藏书一室,但好书新书甚少,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。没有书香的生活是寡淡的,为了给孩儿们“加加餐”,顺便让自个儿“解解馋”,我常常克服手头的拮据,从微薄的工资中分出一杯羹,订报刊,购书籍,快递一送就是一大箱。平时掰着钢儿花的我,在这点上毫不吝啬,我相信,阅读,度人亦度己,一个热爱阅读并乐于和孩子们共读的女人,一定是优雅从容的。于是,我们的陋室里有了《读者》《南方周末》,有了《堂吉诃德》《蒋勋说唐诗宋词》;于是,共读成了最迷人的时光,我们读蒋勋、王开岭,读张曼娟、迟子建,我们点击名著,吟咏诗文……我们热情沸腾,生命活色生香。

譬如拒绝平庸渴望脱俗。

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我希望用女人的细腻灵秀,引领孩子们在文字的曲径幽路上且行且寻,寻到一片精神的桃花源。于是,读《记承天寺夜游》,为了参悟苏轼的情怀,我带着孩子们看完了《康震讲唐宋八大家之苏轼篇》;于是,学习文言字词,为了获得得透彻明晰的理解,我带着孩子们阅读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;于是,为了直观地体验生活,我带着孩子们在周末走街串巷……这对孩子们、对我自己,都是一种成全。

浪漫,或许是女人的天性。为了调动孩儿们的写作热情,我自行编辑了一本文集,起了个浪漫的名字——《那时花开》,画了很美的封面,意在收集孩子们日记和作文中有创意的篇章。批阅孩子们的习作时,发现让人心怡的文字,我都像掘到了宝贝似的,一个字一个字地,不厌其烦,录入电脑,打印出来,收入《那时花开》,带着孩儿们共赏。那时花开,此刻花开,有了《那时花开》的召唤,孩儿们的文字创作处于跃跃欲试的状态,写作,成了一件最浪漫的事。

我相信,用心的女人是美丽的,是高雅的。那天逛街,偶遇一位曾经的学生家长,那位母亲说,吕老师,你知道吗,你不是我家女儿的老师,你是她的偶像啊,我女儿常说,长大了,也要做像吕老师一样美丽的女人。我笑了,论长相,我乃路人一枚,这所谓美丽,我希望是长期的教书生活浸染出的书卷气吧。

譬如心怀悲悯暗送温暖。

班上有个孩子,家境惨淡。母亲因为膝盖半月板坏死,丧失了劳动能力。不负责任的父亲已多年不归,无从寻觅。孩子只得寄居外祖父母篱下,活脱脱的一个《童年》里的阿廖沙。这孩子虽说成绩平平,但是相当稳重懂事,学习之余大量地分担着家务,农忙时甚至成了家里的主劳力。女人的心总是柔软的,我打心眼里心疼这孩子,却又不想用施舍去伤害他。我明白,受助者的尊严是抵御心灵风寒的外衣,要靠它来抵御生活带来的种种匮乏和委屈。于是,我小心翼翼地制造借口,陪他聊天,问问学习,聊聊爱好,谈谈困惑,借他一些励志的书籍,以奖励进步的名义赠他一些学习用品……我知道,我所做的微不足道,并不能改变他的生活境况,但我相信,静悄悄的善举可以焐热一个孩子的心。

一点一滴的用心,是月光晒谷的情怀,让我,一个乡村女教师的生命更加饱满。

选择乡村,不等于选择贫乏,精神的丰盈可以抵消物质的清贫。

选择乡村,不等于选择闭塞,思想的羽翼可以穿越逼仄的空间。

选择乡村,不等于选择平庸,纯正的追求可以充实平凡的生活。

一个女人,有了月光晒谷的情怀,螺蛳壳里,也有春天。


 

本文编辑:南通市教育工会

分享到:
网站访问量: